澳门送彩金网址大全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我的校友 > 校友故事 > 正文
内容页

听着3岁女儿的录音他闭上了双眼,四川37岁国保民警因病去世

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13日 09:32   文章来源:   浏览次数:

人物素描:

何致远,四川警官高等专科学校2000级治安1区队学生,生前系四川省公安厅国保战线民警。2019年5月8日6时53分,何致远因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,终年37岁。


四川省公安厅大院
阳光帅气的民警何致远再也不会回来
5月8日6点53分
他在医院病床上永远合上了眼睛
年仅37岁

 

 

这是一位常年工作在藏区一线的年轻民警,从警虽只有7年,但他踏足的地方平均海拔在3500以上,累计行程4万多公里。

工作期间,共参与处置突发事件11起、侦破重大专案17起,铲除分裂犯罪团伙4个,打击犯罪分子26人。

因患脑肿瘤,带着对3岁女儿的无限眷恋,带着对人间世的无限留恋,他永远离开了他的同事和家人。


听到女儿的声音
弥留之际闭上没合起来的眼睛

 

何致远弥留之际,他的同事赵警官全程陪伴。“他听着录有女儿笑闹声音的音频,终于闭上了眼睛走了。”赵警官说,由于深度昏迷,何致远在病床上的最后十来天一直没能合上双眼。此前,曾有家属告诉他,何致远最放心不下的,是他3岁的孩子。

由于孩子尚小,不便将其带到病房看到这样的场景,家属和同事商量了一个点子,把孩子在家的各种声音录下来,放给病床上的何致远听。“声音一出来,他的眼睛就闭上了,生命体征也没有了。”赵警官说着,眼睛红了。

“我算是他的大师兄,曾经问他为什么做警察。他说,就是有这样一种情结。”赵警官回忆,考入公安机关,何致远费了不少力,前后虽然遭遇了数次“滑铁卢”,却仍然没有放弃。在他的处室领导眼里,这个年轻人能够把交办的事情做得完美,遇到一些困难的任务,要去到条件艰苦的藏区,他总是第一时间主动请缨。

 

 

同事赖警官眼中,何致远积极向上,热爱运动,十分阳光。“他是足球队的一员,参与了足球队的组建。”赖警官记得,何致远每天从位于三环的家里骑自行车到单位上班,把自己的生活规划得健康而繁忙。

这样的一个人,却被无情的病魔夺走了生命。

 

 

手术后意识模糊

他拉着行李箱告诉妻子要出差

 

2017年,在一次出差途中,何致远感到一阵眩晕,以为是太疲倦造成的。2018年春节过后,他独自一人到医院进行检查,报告显示大脑部分可能有疑似肿瘤病兆,病魔日日夜夜折磨着他。

 

 

由于脑肿瘤不断地增生占位,他头疼不断加剧,视力也愈加模糊起来。2018年4月8日,他在办公室倒下了,他移交完所有工作才到医院。几日后,被确诊为“松垂体肿瘤”并立即进行手术。

 2018年4月,第一次手术后的他回到家中修养。当月23日,他的妻子回到家中,突然看到何致远拖着行李箱站在楼下。问他要干啥,他说:“单位通知我要出差了。”刚刚做完手术,单位怎么会安排他这样的重症病人出差?妻子晓雅立即打电话向他的同事询问,发现原来这是何致远的臆想。

 

 

“他虽然病了,但是心里一直想着工作的事情。”同事黄警官回忆,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不少,工作成为何致远不完全清醒情况下的执念。在他患病期间,只要看到微信工作群上在安排各人工作时,他也总会留言回复,询问自己的工作任务。“我去哪里呢?我分到哪个位置?”这是他最常说的话。

 生病后,他常常觉得愧疚,曾经,他私下和以前的同事聊天说到,自己对于岗位的想念。“我想回来上班了,你们这么忙,我病得不是时候。”

 


去年生日时,他的同事们一起到医院为他过了最后一次生日。生日会上,他还跟领导说,想回去上班。领导害怕他因为无法工作心理压力增大影响病情,便安慰他:“有事情给你做的,都安排好了。”

 

妻子预产期间驻扎外地

3年便和小天使说再见


   曾经,一些朋友到医院看他时都会说同样一个话题:你如果不去当警察,今天也许不会躺在这里。这样的话,妻子晓雅也曾说过,但何致远却说,自己从没有后悔今天的选择。

晓雅也希望丈夫天天陪伴在身旁,但他的工作并不允许。2016年4月,何致远接受了一项专项工作,要到外省出差一个月,妻子的预产期在5月份,他仍然接受了任务。

 临行前,她把脸贴在妻子隆起的肚皮上,对肚子里的孩子说“宝贝,在里面要听话,爸爸跟你约定,一个月后见!”在外地,他每天工作都有十来小时,只有在夜深时才给妻子发条语音信息问候。

 

 

2016年4月7日,晓雅疼痛难忍,一个人打车来到医院,经检查,预产期提前了,必须立即进手术室剖腹产。来不及给丈夫打电话,一个人签完字,便上了手术台。

 

 

几个小时后,何致远的电话响了,里面传来了女儿清脆的啼哭声,这是他听到的世界最美妙的音符。3年,迫不得已,他便要与这个小天使说再见。

 治安、交管、刑侦、经侦……这些是社会上知晓面较广的警种,何致远所在的国保处在隐蔽战线,鲜有所闻。“他说自己在工作岗位上也没能做出多么伟大的事情,但我觉得,他是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事情。”其处室领导说,平时彼此就像兄弟一样,相互照顾,体贴。现在,只希望他走得安心。

关闭